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10

更改了一下排版,希望大家能看得舒服一点,依旧不变的3000字= =

(作者都想吐槽了)

接下来是濑户爱的尸检报告书,


  

  死者:濑户爱

    死亡时间:2017年6月3日20点22分  

    死亡原因:大剂量氰酸钾中毒致死,胃部含有大量氰酸钾。

  死亡地点:真木酒店2楼女士卫生间处。

    身高:162cm

    体重:45kg...


不谈恋爱还谈什么。

雪瓦:

AlSiP/铝硅磷:



谈伟大友谊、



谈互相利用、



谈秘而不宣、



谈貌合神离、



谈精神依托、



谈支持反对、



谈忽近忽远、



谈藕断丝连、



谈一厢情愿、



谈两败俱伤、



谈后会有期、



谈前程孤独,



谈这些“...

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 09

作者的话:抱歉!让大家久等了!(就这样而已吗?喂!!) ←无良作者

克彦观察着眼前名为显子的女性,褐色的近乎透明的眼睛下的骨骼线条和西洋人偶一般美丽,她的眼睛一眨一闭似乎都能把周围事物吸引了进去,突然,西洋人偶的眼睛往自己的眼睛里瞧了过来,对方眯起眼睛的样子像极了猫咪。

克彦猜测她应该是在打量自己,不过这种打量并没有使他感到任何不适,反而让克彦有种,兴奋的意味,可是,其中也带着一丝青年的羞涩,正当克彦不知道眼睛往哪里看时,对方突然来了一句“您就是真木克彦先生吧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啊,原来如此。”边说着边朝结城那个方向看了过来。

“结城先生,把案件关系人卷进来,不太好吧。”显...

立博为证

不能再咸鱼了,每天至少1000字,自勉。

【琴雪】【推理向】普赖德侦探事务所事件簿-红叶事件 01.意外的信

第一章意外的信

事情发生在秋风飒爽的季节,叶子随着秋风的吹动徐徐落至地面,看到眼前的美景,我不禁感叹着大自然的神奇,把那地上的枫叶捡起,并捧在手心中,交错的纹路在我眼前的火红中伸展出,活像一只会随时飞掉的红色蝴蝶,那么,就让它飞走吧,微凉的风再次吹过手心,这次,我不再紧握着双手,任由这只红色蝴蝶飞往自己的归处。我从租来的房子里,勉强称作是家的地方步行500米左右到达“普赖德侦探事务所”。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这事务所要叫“普赖德侦探事务所”?我想我只能笑笑回答说,谁让我曾经是“科迪莉亚·格雷”的效仿者呢?

事务所在2楼,1层是一间古董店,那店的老板卖一些古旧书籍和一些古玩,倒也赚的...

【琴雪】【推理向】普赖德侦探事务所事件簿-红叶事件 00

前言:

本文推理向,设定不多说看楔子,不定时更新。标签太多打着郁闷。

楔子

一天24小时,究竟人要浪费多少时间来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呢。一直苦于思考这个问题的我,最终做出了一个选择,18岁生日的那一天,我决定了一件事情。我要放弃科学家的身份,转行就职侦探。

如果多数我认识的人在场,肯定会说出“哈?愚人节玩笑吗?”之类的话,可是,我是说真的,我想要当侦探。你也许会想说,是受工藤的影响,我才会干上侦探这一活计,实际上,嗯,因为这篇日志只有我及个别人士才能看到,如果我有后人的话那也就多了一项选择,后人才能有权利翻阅,毕竟我既然都去世了,还不给人看实在太过意不去。说实话吧,我选择就职侦探这一行业,...

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! 提问:

你最喜欢看的一本书是什么?

二白 回答:

感觉都差不多吧,硬要挑出最喜欢的一本书,是《全部成为F》哦。

原因有。

1.书里有至今还无法理解的观点,所以以后也想尽可能的理解作者的思维,超想知道明年再看一次是什么感觉!

2.真贺田四季是我最喜欢的一位女性角色之一。她的思维方式非常独特。

3.这本书的余味特别棒,《有限与微小的面包》同理(全部成为F包括在SM系列里,这本是SM系列里的最后一本,真贺田女士再度登场!)之后,对作者产生了强烈的共鸣。看完之后的深夜,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。全部成为F 的感觉也《有限与微小的面包》相似吧。因为时间比较久,所以具体的感想已经忘记了,只依稀记得为了看这本书还特意去到咖啡厅看,花了1天半的时间看完了...

恋文 03(完结)

前言:觉得这比较像……祭文,现在剧情的走向,唉。之前没有写文章是因为期末地狱,现在赶紧回来还债了,好久没被人催稿精神为之一振,没有怎么校对,匆匆忙忙就发上来,如有错别字,请见谅。ps-满50粉了表示恨开心,希望大家继续支持,能评论就多多评论~谢谢你们的喜欢!

拿到了信纸之后,他缓缓坐下,手上拿出本就丢在桌上的笔,之后紧紧握着,什么也没有做,木然地望着远处的天空,时间长到直到他发现捏着笔让他的手指酸胀,才缓过神来,那一刻,、一股不知名的悲伤似乎已经浸满了他的心,啪嗒,啪嗒,泪水一点点浸湿信纸,尽管只是一小部分,却能蔓延到周围,形成一大块,快乐的情绪也是,悲伤的情绪也是,都可以做到如此。

在他...

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08

本话无推理无推理…

东京街道上充满着穿着各异的人们,没有人相互抬头观察对方,对于单个行走的对象来说,除了自己以外,任何人都是路人。

白色斑马线分布在用柏油制成的马路表面,阳光的光斑透过树枝的缝隙落在旁边的人行道上,克彦刚通过马路,阴冷的空气忽然在他周围萦绕,当周边有行人说“哎呀,看这天空是要下雨了吧。”时,他才迟钝地望了望天空,刚才同时充盈着清凉感的天空一下子被白色的云朵覆盖,就好像手机更换了屏保一样,连之前充斥着温暖的阳光也一下子消失了。

克彦根本没预料到会下雨,他的手搭在额前,原本打算放开的心一下子变得封闭起来,他只觉得那都是雨的错,自然并不随人心变化,人心却会随着自然变化,人就是自...

向死而生01~02

此向死而生非彼向死而生,突然想到的一个梗,觉得很有趣打算用在小说里,仅此而已。没看错是bg,其实这文章和cp关联度不是很大,但是少了人物也不行。本人几乎不怎么读科幻,第一篇长文却也居然是科幻文,真奇妙,如果喜欢文章请给我鼓励哦。

01

2017年4月30日晚12点

夜空中挂了一轮明月,角度移至下方,出现了很多栋民宅,大部分民宅的灯灭掉,只有其中一栋民宅的灯亮着,只见窗边坐着一位少女,她的名字是五条显子,少女白皙的脸蛋上挂着一副特大眼镜,桌面上摆着一本书,她神情专注地阅读者本书,书上的台灯照亮了整个书面,阅读此书时,眼珠为书本中的文字转动着,神情也随着剧情的转变而发生微微的表情变化,仿佛小...

窥视秘密之心

题目取名窥视秘密之心,窥视秘密之心指的不仅仅是三好希望能窥视到中佐秘密的愿望,也指的读者们想一窥三好全部内心的愿望(笑),如果想的偏一点,说不定也可以指三好想要一窥自己内心的想法哦。


光透过飘起的纺纱布帘,室内一片死寂,只有布帘是具有生命力的存在,即是连布帘也仅仅只是死物,而这一切,被人为的打破了。

“喀拉喀拉”

先是一阵撬锁的声音,随后门被“吱吖”一声打开,这是轻柔的方式,并非是暴力的手段。一位身着褐色西装的青年走了进来,他下意识的看向布帘所在的座位,明明是知道那里没有人的,却还是看了一下,而且不止是一次。

那是一位化名为三好的青年。

三好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东西,即...

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 07

不好意思,拖了几个星期才写,因为最近心情不佳,抱歉。

“您还真是坦诚啊。”克彦有点打趣的意味,他凝视着眼前的中年男子,从当前应该能判断得出,铃木和穂高的关系并没有太多情感成分存在,只是生意上的伙伴罢了。

“我了解了,谢谢您提供了这个信息。”

“嗯。”

男子并没有再说繁琐的敬语,克彦斜眼注意到,男子手中的拳头慢慢松开,他觉得有些不对劲,却也没有继续深究。

此时,一直在旁边看着他的结城缓步走了过来,“结束了吗?”男人问道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具体的情况我还是阐述一下吧…”

“没必要,我一直就在旁边。”

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下,克彦肯定会翻个白眼,既然都了解了的话如此的话,那这位侦探...

大典太和前田的回想,满足!!

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 06

字数有点多,慢慢看吧。

克彦也在观察着那两人,他与结城所在的位置一致,克彦斜眼瞥视了一下结城,结城并没有任何反应,与穂高僵持着,就在结城与穂高互相在内心暗讽对方的当儿,克彦走近两排座椅之间的右排中的最后一排,众人也纷纷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了克彦身上,只见克彦恭敬地对穂高询问道“穂高先生,请问在宴会开始前一段时间,您都在做什么呢?”

穂高并没有对他怒目而视,而只是口气略带嫌弃得说了一句“你这是在怀疑我么?”

克彦并没有否认,用其他话搪塞了过去“只是普通的调查。”

“哦?看来你已经和那位侦探先生混的挺熟了嘛。”提出反问的同时,他讽刺地哼了一下。

“能请您告诉我么?”克彦继续微笑道,虽说是微笑...

恋文02

六月透像是没有看到佐佐木的表情,毫不在意地把门拉开,佐佐木还没有从惊讶中缓过神来,他盯着上面的字迹,视线似乎要穿透这几个字,他的手颤抖着,满脑子的难以置信,“不可能啊。”他喃喃说到。六月透把门关上,转过头,看着一脸惊讶表情的佐佐木。

问道“老师,你没事吗?”

“恩,没事。”见着来人是六月透,佐佐木抬起头,快速把信折成原来的形状,装进信封内,脸上恢复成以往正常的表情,“欢迎回来。”佐佐木微笑着发出高兴的声音。

“恩。我回来了。”六月顿了顿,又继续说到。“瓜江他们暂时不会回来,发了新工资打算在外面吃一顿好吃的,我也是顺便回来拿下手机还有通知老师一声。”

“哦!是吗?”佐佐木坐玄关处凸起的地...

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05

克彦跟随着结城矫健的步伐,拉开警戒线融入那个有着不属于这个世间的“死亡气息”的现场,这是属于结城的世界么?克彦的眼珠转动着,这是人类都共有的习惯,他在思考,那个人,从感觉上来说,似乎人间并不属于他,不过也并不能说地狱才是适合他栖息的地方,在克彦看来,他不仅不属于人间,也不属于炼狱,更不属于天堂,你究竟是什么人呢?结城……

克彦在心中想着这个人的时候,音节也随之在脑中浮现,yuuki……yuuki……

他看着前方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没有克制住自己,肯定会展现出他大惊失色的样子,亡灵,么……克彦眯起眼睛,他只能盯着他的背影看,直到,男人转过头。

“哦?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感到厌恶了么?”

在说...

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04

无高能场面,请放心。


结城踩着他那类似野豹在狩猎前故意放轻的步伐,朝克彦缓步走去,落座在克彦对面的席位,绅士拐杖连同放在靠近坐席的把手上,

“我是结城,真木先生,有些问题想问你。”结城低沉的嗓音却也显得干脆利落。

克彦猛然一惊,他下意识地把报纸放下来,落在报纸前的目光立即转移到了上方,用手揉了揉眼睛,才回答道,“有什么事么?。”

结城像是完全没理会到他疲惫的样子,仍然是不客气地问道,“真木先生,我是侦探结城,有些问题要问您。”

对方用手指抚了下额头,将手撑在膝盖上,一幅无奈的样子,也许他心中在想着这是什么问题吧。

克彦看了一眼母亲明日香和妹妹淳,无视在一旁的脸,“能借一步说话么...

面具(修改版)

错别字忒多了,还有文章中的我喜欢的是夏季哦,改一改。搭配音乐食用更加哦。

http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406096219

那是三好难得的闲暇时光,此时,他不必沉浸在自己的间谍游戏中,即使是喜欢的东西,也有偶尔需要休息的时刻,由此,才能继续喜欢着,干这件事。

此刻,他就坐在书房内,手贴着桌面,脑子里肆无忌惮地,天马行空地派生出自己的幻想。也许这样子不像他,不过,他偶尔也想做一些不像自己的事情。桌面旁边,放着烟灰缸,香烟放在一个盒子中,一支两支烟偶尔冒出头来。

他的意识继续无意识地漫游着,脑子里时不时浮现出那么一两个场景,他转个头,想看着其他光景发个呆,突...

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03

明日香脸色煞白,她捂住自己的嘴巴,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,明日香的心跳比之前,甚至是丈夫死去的时候跳动的速度更加加快,那毕竟是她比之前更近距离的面对“尸体”,她任由心脏砰砰跳动,也要触及那样类似真实的“薄膜”一样的东西,她要去确认,不能再让人死去了,先是丈夫,然后又会是谁呢?

她缓缓放开之前放在脸上的手,手掌缓缓落下,至双臂之间,她探身,蹲下,想要近距离看到那张脸,不知为何,她首先并不是确认她是否死亡,而是想看看她的脸。

她,到底是谁?

然后,在确认那副面孔之后,她的双眼微微睁开,那是——好熟悉的脸,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。只见那躺着的女人睁着双眼,眼神空洞,她的目光里,不,她没有目光,她的...

Your smile 04(修改版)

出了点问题,没交代好事情经过。以下是修改版

驱车赶往已退休的鸟口搜查员家中已是晚上6时,由于鸟口前辈的家中住在山上,所以薪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确定地址,由于山势险峭,不能单靠汽车上山,薪体力不是很好,所以爬上山的速度并不很快,待到他穿过一堆又一堆的杂草及树枝,才满身大汗地来到了一间小屋的门前,他一边手插着腰部,一边手抹了抹头上的汗水,口中不停喘着粗气,连本身剪裁极好的西装也被划破了一些地方。

他端详着这间小屋,屋子是由规律的木块构成,房屋的前门出现一道长方形的空隙,上面还带着一个小小的木质把手,表面较为光滑的,不同于房屋的其他构造,那是——门。可是门并未开,薪看了下整个建筑,正面并无窗口,接着...

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 02

会场上寂静无声,似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中,克彦的家人们也都呆立住,也许也是受了这位绅士的提示,迟迟没有进入会场,而不久,他也呆住了片刻,然而,理智很快恢复到他的头脑中。于是他第一个问道

“侦探?”

被称为侦探的男人似乎无暇顾及克彦的问题,他拉开已倒下的淳一身上的衬衫,似乎是在观察着对方的心跳情况,因为角度受限,不能完全看到淳一的状态,没有过了一会儿,他转过脸来,克彦只能盯着淳一的头看着,淳一的眼睛是睁开的,透过侧面,克彦猜测他此时眼睛的大小也比平时要大的多,而皮肤,则要比平时红的多,即使不是正面对着,克彦也能感觉到少许的死亡气息。没有多久,男子像是确定了某事一样,开始按压淳一的心脏处,男子...

亡灵进行曲-恶之花01

事先声明:推理、暧昧向,架空设定。结城是侦探,三好是富人家的贵公子设定。

这是一所酒店,远远望去,便可判别,迈着脚步踏入旋转门内,踏着铺着红毯的楼梯缓缓走入2楼的大厅处,一群人正在热烈庆贺着某事。这些事,对于真木克彦来说,并不十分重要,正因为他不关心这些事,才姗姗来迟,厅内放着令人愉悦的G小调钢琴四重奏,令人心情愉悦的想跳起舞来,真木无所谓的听着这些令人心情放松的乐曲,看着大厅门口放着的各式祝词及花篮,他厌恶的撇了一眼,就打开大厅的玻璃门,进入正式的会场。

刚一踏入场地,各路的女子便注意到了他,当然,只是装作没注意的样子,在暗暗打量着他。克彦低下眼眸,无精打采的经过各式各样的人的身旁,身边...

恋文01

夏天的燥热渐渐离去,深秋的气息透过略显冰冷的空气显示出来。

“呼,好冷。”琲世看了下身上略显单薄的衣服,“得换件长袖衬衫才行。”

穿过清冷的空气,佐佐木在街上奔跑着,他时不时看下手中的表,嘴里念叨着“要迟到了。”之类的话,甚至无暇顾及那个曾让他落泪的咖啡厅。

皮鞋一步一步踩着地面,些许尘土被沾染上鞋底,佐佐木双手撑着膝盖,嘴巴似鱼儿脱水似的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“真累。”

在抵达“宅邸”后,本打算直接冲进去,然而,却被脚下发出“呲呲”声吸引住了,他往鞋底一看,视力不好的他看的不是很清晰,似乎是一个信封类的东西,不知道怎么的,即使上班时间极赶,他却没办法将注意力从这个信封移开,他蹲下身去,...

Your smile 03

青木悄悄稍微侧过看了一眼薪,这个眼神是如此的熟悉,摄人心魄,他不止一次见过这个眼神,那样的薪,是他不可企及又羡慕的。会找到什么吗,薪室长。青木盯着还在运动的映像,眼前失魂落魄的女子,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杀害自己的丈夫呢,居然在丈夫死去时还能如此冷静,到底,是为什么呢。

“青木,你能看到什么?”薪转过头,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青木,好像能把青木看了遍似的。“看到?”他有些不解,在再次直面薪锐利的眼神时,他终于反应过来了“唔,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“青木。”薪抓抓鼻梁,有点嫌弃的转回头,并叹了口气。“宫野不是第一次杀人。”回答的一针见血。

“啊?”青木如当头棒喝,脑中的景象一幕幕回放到之前所见到的映像,原...

Your smile 02

就如同青木所料想的一样,这次案件的目的是调查出宫野纯子杀害山本及渡边凌的理由。那名温婉的女性杀害丈夫及另外一名女性的理由,会是怎样的呢?青木的嘴角突然勾出了一丝微笑,和以往一样的行为模式一样,他马上收起了笑容。

派送大脑的人员在3点0时准时抵达了法医第九研究室,青木在整理完上次案件的档案后马上迎来了新的工作。由于MRI至多只能巡察到5年前的场景,因此薪给的调查方针是,将7月23当日纯子所见到的映像,完完全全看一遍,后面相关的搜查,由MRI所展示的映像所定。

将内容划分为4个部分,曾我、小池负责观看宫野睡眠时段(0点至7点)时的映像,冈部负责观察早上8至11点时期的映像。而山本负责11至2点...

Your smile 01

血,和光,以及绿色,交融到了一起。我的脑海却中响起了《奇异恩典》的旋律,不知怎么的,此刻,我以外的安详,虽然,杀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游戏不管输了多少次,只要推倒一切,再次重来,就可以恢复到最初的样子。而人生,即使把人生体验推倒再次重来,也恢复不到原来最初,最纯白的样子。这一直是薪的观点,可是,总有那么一次,薪希望人生能再次推倒,再次重来,恢复成最初的,从来没有铃木存在的自己的世界。

“是我,亲手杀了他。”不管是处于什么情况,杀了人,而且还是信赖的朋友,心中会残留下阴影,那是相当正常人而言的。对,即使薪的能力远超于常人,他的心理特征,还是属于常人的范围。

在那一刻,薪甚至希望自己是反社会人格者,因为借此,就能逃避这一切了。逃避么?然而这一瞬间转瞬即逝,他此刻只希望自己能一直存在这种懊悔的状态,因为也只有这样,才能让铃木永...

秘密

时间是人为了方便自身作息而产生的一样工具,他是有必要被发明的,可是,时间真的存在吗?时间本就是一个概念,不是真实存在的事物,在三好看来,那只是一样工具。

那么,按照时间的概念看来,今年是距离他出生之后的35年。对于一般记忆力异于常人的人来说,记性好代表着对于自己有益的事情记得牢,同理,也代表着对于自己无益处的事也记得很牢。三好不是这样,对于成为了间谍的他,他只记得对于自己有用的情报,而对于自己无益的事情则会抛在脑后。

从某种角度来说,自己确实是非常人的存在,任何人都为之惊奇,羡慕的存在,而35岁的自己,处在此地,此刻的自己,却全然不是如此想的。

他想,也许他脑海里留下了一些不必要的信息。...

阅读说明:由于完全不知道今天是万圣节,所以没提到万圣节的事情,而且据说万圣节在日本流行是2011年左右,所以还请大家无视掉10月31日是万圣节的规定。今天指的是日本的今天…………

眼下正是秋日中旬,舒爽的凉风轻轻吹拂月额头上的发丝,凉风所带来的触觉让他畅快不已,算冷,却也没到冬天那种程度,一切都刚刚好,是他很喜欢的温度,由于是早晨7点,街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,太阳刚升起不久,阳光是套了一层薄膜吧,透出的光也是淡淡的。他只身一人出门散步,今日他起的比往常要早一些,月醒来的时候,时针正指向6。

月从来都是有逻辑而善于伪装的,他所在外面表露的一言一行,堪比电子仪器,什么时候该表露出伤心,什么时候该...

单恋进行时?

这篇是室长的生贺文~时间比较紧,就不修改了,如有问题,请多担待。


黄昏将至,一天忙碌的工作将要告一段落,以往这时候,淡岛总会离开电脑旁,和周围的成员说一声大家辛苦了,明天见。而这次,淡岛并没有说这句话,她只是默默的离开座位,直接到更衣室换衣服。
由于scepter4的女性只有她一位,因此,更衣室显得很空旷,这也让她有足够的隐私,一个人整理好自己。恢复成下班的状态。
脱下贴身的制服,穿上休闲的连衣裙,不用费多大功夫。对着镜子梳妆,散开束起的头发,非工作状态的淡岛,如果这身打扮走出去,肯定会被人误认为是普通OL。
在完成这一系列的工作后,更衣室的门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。
“扣扣”

“是谁。”

“是我,方...

1 2 ————
©二白 | Powered by LOFTER